xehfkkttuuct

本质是爱与蓬蓬勃勃的生命。


简单的比喻表述两首同人曲给我的感受

《草木》是一剑穿心。

《忘川•镇命歌》是钝刀割肉。


如果这两个人未曾相遇。

晓星尘也许不会落到那样惨烈的境地,也许甚至真的可以和好友一起建立门派,但是迟早还是要在这世道上吃几次大亏。也许还是会不得善终,也许可以度过危机。

薛洋继续研究他的鬼道,偶尔出来吃个饭掀个摊,继续做个潇潇洒洒无牵无挂的恶人,也许继续恨这世道。啥也不在乎的同时,至少活得快乐自由。

如果不相遇,他们不只是能算是安稳地活着,而甚至是能拥有最大限度实现个人价值并且顺从自身意愿的一生。

反而是相遇后的义城三年,实现的价值是少了。

但是,还是要相遇。

我想说正是这无可避免的相遇,以及相遇后种种惨烈与温暖,和本来浓墨重彩的生命归于平淡又走向凋亡,让书外的读者从这个故事中看到了从生命本身中传来的律动,看到了生命之光,并且在读者的内心也留下了一阵阵撕裂灵魂的钝痛,无法忘怀而终归会转化为读者自己生命中的光。

我说得不好,只说了个人感想,没说为什么,但我也说不出。


也许我迄今为止的生活还是太过顺遂。对于人间小小的温暖,我喜欢,我向往,但要我一辈子埋在这种安宁平静中,我拒绝。

大概这就是为什么我对美好结局没有任何执念——我甚至几乎抱有一种相反的偏执,如骄阳烈火般的生命必须在黯淡平和之前燃尽,然后在不管什么地方,留下撕裂灵魂的钝痛。


如果决定了要入世,还是找个能说服自己人生有意义的理由。


同人曲《草木》听后感

首先,我认为《草木》的作词确实很有水平。


即使不提文笔或对原作的理解程度——一首五分多钟的歌,居然歌词一句也没重。

同样不提叙事诗与抒情诗的区别,也不提反复的手法,这件事情本身给我带来的震惊已经足以让我给出一个很高的评价。

而后两者无需我多言了。


下文我将主要记录自己第一遍听《草木》内心触动的几个节点:

【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 月落乌啼踏血归来面含霜

    一步一杀旧恨续命偿

    唇角嗤笑且张扬

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】


以上这一段出现前,我尚且可以在心情稍微复杂的同时冷静地说:

这些人物不是单薄的而是丰富的,我们可以分析人物的心理和悲剧的原因,并且在这个极端的人间侧面中看到现实的投影,从而引发一些感受和思考。


而这段歌词让我突然抛弃了所有其它判断,只剩下审美判断,并且陷入了不足一秒的短暂的疯狂。


我的思考被冻结了。


我想,不管这个人手上沾了多少鲜血,不管这个人此刻内心有多么痛苦,不管这个人从一个怎样的悲剧中走来又将走向一个怎样的悲剧——

他笑了。他是美丽的。


当然,我很快就恢复了正常。但那一刻确实带来了巨大的内心震动。并且,我其实正是因为那一刻的震动而“彻底入坑”。


不得不说的是,我的这种体验,本身是危险的,并且如果是发生在现实中,那就是一场灾难。具体不表。但是文学的世界确有不同。

【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 捧一颗赤子心来这世上

    却换得惨烈一场

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】

我感觉这一句在一定程度上概括了《魔道祖师》中所有的悲剧。

仿佛抓住了一个可以深挖出主题的点。

【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 当时清风拂柳明月过西窗

    阶前檐下草木凝微霜

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】

我是从这一句开始哭的。

【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 就像是寒冷冬夜突然拥抱太阳

    又像跋涉时找到方向

    或者是撕裂黑暗一束光芒

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】

这句让我灵光一现想到了原作中的双箭头。

【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 惟愿来生命运许诺你喜乐安康】

这是整首歌的最后一句。

一句真情实感的祝福——不是对着可以分析或者唏嘘感叹的人物,而是对着确实存在的人。


我从中理解了很多人对虚拟人物抱有的真情实感,并且想到了以前从没想到过的一个同人作品创作目的:

不是从原作中看到了灵感的火花或表达的出口,也不是背着弥补原作遗憾的责任,而只是“意难平”。

我不会抱着这样纯粹的目的去创作,但我确实理解了。

我确实看到了一个以前未曾看到的,人间的侧面。


私心薛晓同人前三《诗人意象》、《后来》、《他年夜雨》



《诗人意象》看了五遍,全程没有停止流泪。


后两者都是我非常不推崇的个人色彩或时代烙印很浓重的同人作品,《他年夜雨》甚至可以彻底抛开原著去理解。

然而它们确确实实在我内心留下了长久的钝痛——


太热烈了。

热烈到我甚至确确实实感受到了我自己的生命。